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贤荣寓言博客

 
 
 

日志

 
 

评读杨老黑童话  

2012-01-23 12:4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读杨老黑童话

薛贤荣

杨老黑是创作上的多面手,同时拥有多幅笔墨,小说写得出色,童话也很绝妙,还会写字画画,浑身都是艺术细胞。

我接触他的作品,已有二十多年了,在阜阳师院任教时,我们是文友,他的一些作品在未发表时,就拜读过。在安少社工作时,刘先平老师主编过一套“天柱文学丛书”,其中就有他的小说集《猎犬和它的主人》,我当责任编辑。

最近,集中品读了他的二十几篇童话,不是在理论上的深入探讨,也不是给作家在文学史上定位,只是完全从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来欣赏他的童话。

第一个感觉,他的童话很“土”,土得掉渣。他从来不给童话中的人物起个外国名字,什么温尼普、乔治潘、彼得、玛丽之类,虽然这种风气很时髦。相反,他的童话人物常拥有一些很土的外号,如《笆斗娃娃和他的伙伴们》中的母狗外号叫“笑不够”,猪叫“尿窝”,母鸡叫“劳模”;《王吹猪奇人奇事》里的“王吹猪”等;他在获奖童话《地丁婆婆》里塑造了一个神的形象,名字也很土——地丁婆婆。

他善于营造一个童话的艺术世界,但其背景往往都是现实的中国农村,甚至只是他家乡的那一片土地,给人一种原生态的感觉,真实而本色的感觉。

中国民间童话自然、质朴的风格在老黑的作品中得到再现,难能可贵。

第二个感觉是“奇”,老黑的童话充满奇思妙想,读后让人忍俊不禁,而又耐人寻味、引人深思。如《鼓神认输了》,写一个肚皮舞比赛的场面,澡堂搓背工由于职业的关系,拍得响亮而又有节奏,得了高分,但他输给了鞋厂女工。女工用绣花鞋拍肚皮,前后左右,翻身打滚拍出许多花样,但她又输给了气功师,于是,气功师号称“肚皮王”。此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古代的“鼓神”出现了,战鼓一敲,飞沙走石,万马奔腾,天地为之失色,鼓神可用十八般兵器拍打肚皮,无人能敌。但最终鼓神还是认输了,一位孕妇向他挑战。孕妇并没有拍大肚皮,只是安坐不动,把麦克风贴在肚皮上,扬声器里就传来咚咚的鼓声,原来胎儿在里面敲打肚皮,这种本领是所有参赛者都做不到的。鼓神认输了。

再如《墙洞里的储蓄所》,农村孩子有了几个可怜的压岁钱,不知藏到哪里好,最后藏到墙洞里,不料墙洞里的账房先生老鼠还给了他一毛钱利息,构思奇妙,童趣十足。

再如《净神赴宴》,万物都有神,天上有个净神,职责是分管人间厕所。净神赴宴,众神都看不起他,嫌他脏,不愿意和他握手,不愿意和他合影,他也没有礼物送人,送了人家也不要。可以说,净神处境尴尬。就在众神几乎把他忘了的时候,问题来了——吃喝过后要如厕,把净神气跑了,所有的厕所也就消失了,众神这才想起净神的工作多么重要!

再如《巫婆拍卖会》,巫婆拍卖三件法宝,第一件是一把魔帚,不要现钞,只要一片干树叶,这下参拍者傻了眼,谁也想不到带干树叶来参加拍卖会。一位老太婆拿出一片干树叶,这片树叶是她六岁时蚂蚁送给她的,蚂蚁在树叶上写了一首诗,并且答应在空闲的时候朗诵给她听。老太婆相信蚂蚁一定会来,就一直藏着。第二件法宝是魔瓶,可以帮助每个人实现一个愿望。魔瓶帮助老太婆实现了多年的愿望,蚂蚁来了,给老太婆朗诵了一首优美的诗。魔瓶的拍卖起价是一罐响当当的梦。大家再次傻了眼,只有一位老爷爷拿出一个罐子,里面装满了他童年时代的梦,老爷爷因为有了这些梦,显得很年轻,九十多岁的人了,看上去只有五六十岁。第三件法宝是个敲星锤,起价是一个小星星。一位很老很老的老奶奶珍藏着一颗小星星,这是她六岁时,天上一颗小星星落下的泪,因为她找不到妈妈了。她的妈妈被敲星锤敲了下来,流落在人间。老奶奶答应帮助小星星找到妈妈。小星星的妈妈当然是被巫婆敲落的,因为只有巫婆有敲星锤。于是星妈妈找到了,星妈妈送给老奶奶一件五彩的纱巾……

如此奇思妙想,令人叫绝!

老黑还有一组小童话,如《小猪卖凉粉》《小小吹面人》《钻牛角尖的小人》等,都是构思精巧、风趣幽默的佳作。

第三是“深”,指的是思想深邃,立意深刻。童话这种文体是面向人类每个成员的,儿童读者一般只看它表层的奇妙故事,成人读者还可以看深层蕴含的哲理。有些童话作家虽然也把童话美学挂在嘴上,但他们或略了一个常识:所谓美学,一头连着艺术,一头连着哲学。东方美学侧重于前者,西方美学侧重于后者。有些作家一味取悦于儿童,或略了美学的哲理内涵的深度,是很可惜的。即使是儿童读者,当他记住一个有趣的故事,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会慢慢体会其中的深意。《丑小鸭》《皇帝的新装》之所以成为名著,绝不仅仅只是故事好看,而是因为它们同时具备了两个因素。

安徒生家喻户晓,因为他写的是童话,童话本身所具备的两个因素,可以使它面向全体人类;但丁也是伟大的作家,但只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知道他,因为他的作品只面向人类的某一部分。

老黑的一部分童话,故事背后的深邃思想和深刻主题,令人叹服。如前面分析过的《鼓神认输了》,揭示出这样一个哲理:天籁之音是最美的,自然产生的而不是人工雕琢的东西,是一切艺术的最高境界。《巫婆拍卖会》结尾处写道,当三位老人将拍来的宝贝作为珍贵礼物送给孙辈们,本以为他们会欣喜若狂,谁也想不到他们竟然毫无兴趣,反而嘲笑道:哼哼,啥破玩意儿,都老掉牙啦,哪年月的老古董,土老帽儿 ,谁还玩这个,除非神经病!

传统的割裂令人担忧啊!童心童趣的丧失令人担忧啊!中国的孩子都成为少年老成的“小大人”不是好事,我们的艺术家、教育家,尤其是教育制度应该反思!

《地丁婆婆》是一篇佳作,康文信有一篇评论。我觉得,这篇童话有许多值得我们玩味的东西,它想象奇特,塑造了一个中国式的神灵地丁婆婆,她主宰一方水土,调理一方水土,保佑一方平安,她又是一个童心十足的大神,能走进孩子们的心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作家将“一方水土”幻化成一个童话式的神灵,写得空灵、飘渺而又充满诗意,包含着人文关怀与和谐社会的理想境界。《呼龙耕烟的神仙》也有异曲同工之妙。龙的形象,老神仙的形象,尤其是“瑶草”的形象(瑶草是中国式的爱神),无不充满了对普世价值“爱”的追求与向往。

老黑还有一批童话,如《关公私访》《逗你玩晒衣绳》《蛋蛋娘》《潭里的金碗》,较多借鉴了传统文化中的形象或故事,却又贴近现实生活,基本上是成功的。

最后谈谈老黑童话中常用的一种手法,即较多地在叙事中插入歌谣、韵文,这种写法是要冒风险的。中外传统名著中都很多,如《1001夜》《红楼梦》《西游记》等,有成功的典范,如“好了歌”,也有失败的尝试,如《西游记》中大部分诗词。老黑的运用大部分是成功的,其标准是:能够根据具体场景和人物身份的差异,或俗或雅,融为一体,少有游离之感。但建议少用精用,既然用了,既要精雕细琢,千万不要随意,当代童话毕竟和说唱文学已经有很大距离了。

新时期以来,童话被分为热闹派、抒情派、传统派等许多派别,各有所长所短,也都产生过许多佳作,其实分派是次要的,关键要写得好,好童话的标准主要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两个因素,要正确理解童话美学,还要考虑到童话特有的幻想逻辑(《丑小鸭》《青蛙王子》中的逻辑)。假如一定要用“派”来概括老黑的童话,他是自创一派,具有中国特色、家乡本土特色的乡土童话派。我从中闻到了牛屎味(老黑的出生地叫牛屎集)。

他的童话既避免了传统类型化童话的浅、直、露的不足,又避免了热闹派过于怪诞、只重情节或略思想内涵的缺陷。空灵而不空洞,怪异而不怪诞,飘渺而又能落到实处,是他童话的特色。他自己说,“最爱读庄子,羡慕庄子的飘渺奇诡之意境”,这是对他童话艺术风格的最好注释。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