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贤荣寓言博客

 
 
 

日志

 
 

呼唤生态道德  

2012-01-23 13:01:46|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唤生态道德

——刘先平“我的山野朋友”系列丛书读后随想

 

薛贤荣

 

在中国,有这样一位作家,他“热爱祖国的每一片绿叶,每一座山峰,每一条小溪”(“刘先平大自然探险长篇系列”代后记),数十年来,他的足迹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无数次不畏艰险,深入“无人区”,去和那里的植物王国、动物王国的臣民们倾心交谈,然后,将人与大自然的心灵记录奉献给读者,奉献给世人。

他就是大自然文学作家刘先平。

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国人大多对大自然知识还十分贫乏、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还处于蒙昧状态的时候,刘先平就毅然背起行囊,进入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去为大自然谱写颂歌。不久,《云海探奇》《呦呦鹿鸣》《千鸟谷追踪》《大熊猫传奇》四部长篇小说和以《山野寻趣》为代表的一系列纪实散文先后问世,受到广大读者尤其是小读者的欢迎,并引起文坛关注。这些作品全部获得国家级大奖,并不断再版,说明其具有持久的生命力。

刘先平深入大自然的步伐一刻也没有停息,他的新作不断问世,令读者惊喜连连。如今,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新推出的“我的山野朋友”八本系列新书(《大树杜鹃王传奇》《金丝猴大战秃鹫》《黒麂的爱情故事》《海猎红树林》《象王归来》《和大熊猫捉迷藏》《黑叶猴胜利大突围》《麋鹿王在角斗中诞生》)又摆上了读者案头。

这八部作品的选材值得一提。鲁迅在论及好作品的标准时首推“选材要严”。这套书有六本写动物,两本写植物。其中大熊猫、金丝猴、麋鹿、黒麂、大树杜鹃等五种动植物都是中国特有的品种,其余三种,中国也是它们的主要生息地。作者选取它们作为写作对象,无疑具有深意——一方面,这些动植物都栖身于独特的地理环境之中,大众对它们所知甚少,因而能让读者通过阅读了解许多新鲜的知识和故事;另一方面,通过文学的笔触描写它们,也能让读者获得独特的审美愉悦;更重要的,还能让读者激起强烈的爱国之情,开卷之后,他们会情不自禁地欢呼:我们拥有这么多宝贝呀,多么灿烂辉煌!当然,越是珍稀动植物,越是不容易见到它们,作者寻访的过程,也往往一波三折,险象环生。对此过程的描述,会引起读者的极大兴趣。

作品的表现手法,可谓匠心独运。下面以《大树杜鹃王》为例略加分析。人们或许都见过杜鹃花,或许也知道杜鹃花是观赏植物中的皇后,是木本花卉之王,可是,你听说过西方的这句名言吗——“没有中国的杜鹃花,就没有西方的园林。”你见过生长在云南高黎贡山原始森林中高达三四十米的乔木杜鹃吗?作者在本书中以“我”寻找大树杜鹃王为主线,穿插了英国人福瑞斯特在1919年首次发现大树杜鹃并偷砍了一棵运回英国,以及我国植物学家冯国楣教授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艰难寻找大树杜鹃王的过程。三条线索或明或暗,共同指向同一目标——我国特有的珍稀植物大树杜鹃。

在寻找过程中,作者对高黎贡山原始森林独特美景的诗意描绘,对大树杜鹃和沿途所见珍稀动植物的知识介绍,对外国探险家掠夺我国资源的历史追溯,对我国珍稀动植物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影响的评析,以及由此而引发的思考,无不紧扣读者心弦。加之书中所配的精美摄影作品(作者夫人李老师摄)及妙趣横生的说明文字,使得这部篇幅不长的书成了一个神奇的魔袋,袋子不大,却可以从中掏出无穷无尽的珍宝,这些珍宝闪烁着文学的光辉,科学的光辉,历史的光辉,知识的光辉……

八本书,本本都如此精妙。同时,由于描写对象的差异,每本书又各呈异彩,各有不同的亮点。如在《金丝猴大战秃鹫》中,作者写道,在跟踪考察金丝猴的过程中,不断出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先是摄影器材莫名失踪,后又在所到之处不断发现零星被盗物品,更奇怪的是,作者总感觉身后有个甩不掉的魔影,在窥探他们的一举一动。那肯定不是人,这是在“无人区”呀!会是谁呢?最后,作者不得不得出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结论:被金丝猴跟踪了!人在跟踪考察猴,猴也在跟踪“考察”人啊!这不是作者的虚构,而是真实的大自然场景的再现。只有深入大自然之中,用心灵与大自然真诚沟通的人,才能得到这样的瑰宝。

刘先平大自然文学的成就不仅仅表现在取材的独到和艺术的成熟,更重要的,是他对大自然的新发现、新感受、新观念。纵观他的作品,我觉得他的创作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当然,这三个阶段是一以贯之的,并不能截然分开,这里只是为了表述的方便,大致划分而已。

其一是“保护大自然,热爱大自然”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他以“探险”和“奇趣”的外在形式,呼吁人们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保护之意。如他在谈到四部大自然探险长篇小说时说:“这些小说都是反映研究自然保护和科学考察的现实生活,描写了一群小探险家出于‘保护自然’,参与揭示动物世界奥秘的故事。”(刘先平:《对大自然探险小说美学的蠡测》)在这个阶段,他对文学的贡献已经很大了。文学一直以“人学”著称,长期以来,文学界一直认为,自然只有进入人的生活才有意义,“人化的自然”才是作家应该描写的,客观的自然不过是作家借以抒情写意的工具。“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中的花和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中的菊花和南山,都没有独立地位,人的感受才是重要的。这种观点当然也没有错,问题在于,文学不应该囿于狭隘的“人学”,它还应该有更广阔的空间,那就是大自然。因为人类社会本来就是从自然界分化出来的,人并不能独立于自然界。既然如此,作为“人学”的文学,又怎么能离得开自然呢?先哲对此其实早有清醒的认识,荀子说:“不利而利之,不如利而后利之之利也;不爱而用之,不如爱而后用之之功也。”这就是说,先要保护好自然界,然后再利用它。他还进一步说:“利而后利之,不如利而不利者之利也;爱而后用之,不如爱而不用者之功也。”这就是说,不要用急功近利之心去保护自然,才能对人类更有利。刘先平的作品蕴含了这样的主旨,难怪刚一问世,即被评论为“开拓了文学新领域”。

其二是“人与自然和谐沟通”的阶段。在他其后创作的一系列纪实作品中,“探险”和“奇趣”已不是追求的唯一目标,而人与自然的和谐沟通的内容,渐渐占据主导地位。他在写动物、写植物时,常常情不自禁地观照人类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和谐,自然界内部的生态和谐(如他对外来物种入侵破坏自然界和谐的忧虑),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和谐,成了他刻意追求的主旨。2006年8月6日,温家宝总理看望季羡林时,季老说:“有个问题我思考很久,我们讲和谐,不仅要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还要人内心的和谐。”(中新网)刘先平以他的创作实绩,呼应着这位文化大师的思考。

其三是“呼唤生态道德”阶段。这套丛书每本书的扉页上,都醒目地印着作者的题词:“我在大自然中跋涉了三十多年,写了几十部作品,其实只是在做一件事:呼唤生态道德——在面临生态危机的世界,展现大自然和生命的壮美。因为只有生态道德才是维系人与自然血脉相连的纽带。我坚信,只有人们以生态道德修身济国,人与自然的和谐之花才会遍地开放!”这段题词耐人寻味,它的文眼是“呼唤生态道德”。“道德”属于伦理学范畴,不受法律制约,但它是维系社会健康发展的基石。如果说,大自然是人类生存的基石,那么,生态道德就是大自然文学的基石,“生态道德”的提出,应该是大自然文学的终极目标了。

鉴于刘先平对大自然文学的杰出贡献,我们称之为中国当代大自然文学第一人,不为过誉。

祝刘先平老师高举“生态道德”的大旗,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去净化人的心灵。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