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贤荣寓言博客

 
 
 

日志

 
 

《三月》30年纪念文集序  

2012-03-28 14:43:57|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贤荣

 

三十年前,我在阜阳师院讲授写作课。三月里的一天傍晚,几位爱好写作的同学来到我的陋室,与我商谈创办一个学生刊物,并热情聘请我担任顾问。

我眼前一亮,胸中涌起一股喜悦之情。

学生刊物,对学生的成长来说,是太重要了。对此我有切身体会。我1964年在合肥十中上学时,教学大楼走廊上有一块黑板报,名为“百花园地”,经常发表老师同学们的诗歌散文。我每期必看,常在“百花园地”前久久徘徊,梦想着有一天自己的文章也能在上面发表。心中有梦想,学习自然也就努力了。不久黑板报升级为油印小报,我的一篇文章也被选中了。这篇文章题目是《革命赞歌教育了我》,是一部电影的观后感。这篇文章是我的处女作。油印小报我保存多年,常翻出来看看。直看得纸张破损,字迹模糊,也舍不得丢掉。后来我在人生旅途中不断迁徙,由合肥到肥东,由肥东到阜阳,由阜阳再到合肥,之后又搬了几次家,这份小报终于丢失了。但它在我的心中占据一个重要位置。

中学生的刊物,当然与大学生刊物不能相比。

在我国,大学生办刊物有优良传统。许多著名学者专家,他们的处女作甚至代表作,最初都是在学生刊物上发表的。我在出版社工作时,常审读一些名家文集,发现这种现象屡见不鲜,我也爱看名家传记或回忆录,他们对自己发表在学生刊物上的文章都有深情的怀念和温馨的回忆。

我记得,当时与几位同学讨论这份刊物的宗旨、风格、规模、刊期等问题时,异常热烈,又出奇顺利,很快达成了共识。有位同学提出,这份刊物诞生于三月,三月又是春光明媚的日子,象征希望与成长,刊物的名字就叫《三月》吧!此言一出,全体赞同,于是,《三月》诞生了!

《三月》是展示学生创作成果的平台;《三月》是同学之间心灵交流的平台;《三月》是学生融入社会之前的实训平台;《三月》也是有关学科老师的好帮手。

《三月》在大学生刊物中,有一定影响,常作为校际间交流的友好使者。一些报刊从《三月》上选登作品,《诗歌报》还选了丁友星等五位同学的诗歌,组成一个小辑,集中刊发,这在当时影响很大。

弹指一挥间,三十韶光已过。《三月》园地上的小苗,有些已长成大树,而更多的小苗,郁郁葱葱,正茁壮成长。《三月》永远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许多《三月》的骨干成员,毕业后都成了我的好朋友,如丁友星、陈传万、胡云、吴晶杰、谢洪杰、魏国勇……我们虽不常见面,但彼此都互相惦念着,心底保留着一份温馨。

由于工作变动等原因,我与《三月》的联系越来越少,乃至于完全隔绝。这次《三月》三十周年纪念文集出版,同学们请我作序,我既感动又惭愧。

近日集中阅读了入选文集中的作品,给我印象最深的有几点:一是导向正确,字里行间流露出对真善美的追求与向往,抒发昂扬向上的情趣;二是情感真挚,不矫揉做作,不虚情假意;三是表现功力非凡,散文中润物细无声式的渗透性抒情和诗歌中猛撞读者心扉的激情抒发,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三月》走过三十年,回头看看走过的路,有坦途也有坎坷,但方向没有错;再抬头看看前方,我们要更加努力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