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贤荣寓言博客

 
 
 

日志

 
 

《会说话的手》(寓言集,大众文艺出版社2010年9月第一版)之二  

2013-02-19 15:5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说话的手》(寓言集,大众文艺出版社2010年9月第一版)之二

 

 

丢鸡

 

狐狸和狼各捕获一只山鸡。它们正在享用,远处来了一头大象。

“不好!”狼说,“大象来抢山鸡了,我们斗不过它,还是快跑吧!”狼说着,丢下山鸡跑了。

狐狸不慌也不逃,它吃了自己的山鸡,又把狼的那只也吃了。

大象走后,狼又跑了回来。“我真倒霉,到嘴的美味被你吃了。”狼后悔地说,它问狐狸,“你怎么知道大象不吃山鸡?”

“这是常识呀,傻瓜!”狐狸说,“大象是胎里素,生来不吃荤。你连这都不懂,活该倒霉!”

“算了,我丢了一只山鸡,却弄懂了一个常识,也算扯平了!”狼安慰自己说。


立案标准

 

蚂蝗吸血后,常被人捉住处死。

跳蚤也吸血,但每次都能逃脱惩罚。

蚂蝗对此大惑不解,便问这是为什么?

跳蚤回答:“我每次只吸一点点,够不上立案标准。”


骆驼的梦想

 

骆驼在沙漠里跋涉了一辈子,后来它老了,再也不能走远路了,便只好躺在厩里休息。

许多年过去了。有一天,它听到马和狗在厩门前说话。

“你知道吗?”马说,“那片沙漠已经消失了,变成绿洲了!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呀!”

“嘘,小声点儿。”狗说,“这话儿千万别让骆驼听到。沙漠,是它奋斗了一辈子的地方,也是它的成名之地。它听到这个消息,会伤心的。”

“哈哈!”骆驼大笑着冲出厩门,“我为什么要伤心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沙漠虽然成就了我的事业,但我心中始终有个梦想:哪天沙漠变成绿洲就好了!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我能不高兴吗?”


称赞

 

人们称赞马善跑,马说:“不用称赞我,我只不过跑得快一些。”

人们称赞骆驼有耐力,骆驼说:“不用称赞我,我只不过多走了一些路。”

人们称赞驴子勤劳,驴子说:“不用称赞我,我只不过在磨道上多转了几圈。”

苍蝇嗡嗡飞着,说:“你们也不用称赞我,我只不过多舔了点儿油腥!”

“啪!”回答苍蝇的,是蝇拍的用力一拍。


地龙

 

蚯蚓埋头翻土,庄稼因此长得越来越旺。

地蛆见了,讥笑说:

“你干了这么多活儿,的确不简单,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没人发现你,没人表扬你,更没人奖赏你!”

蚯蚓听了一声不吭,只顾埋头翻土。

不久,农民发现了蚯蚓的功劳,便把最高的奖赏给了它——尊称它为“地龙”。

地蛆很生气,大骂蚯蚓:

“你这不哼不哈的家伙,我倒没看出,你卖力干活,原来是想图个好名声呀!”

蚯蚓听了仍旧一声不吭,只顾埋头翻土。


铁钉鸟

 

猎人捕获了一只纤鸟。他仔细端详了半天,又在手里掂了掂,哑然失笑道:

“这小东西毛色杂乱灰暗,毫无观赏价值;又轻如飞絮,浑身剔不出二钱肉来,没有食用价值。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唱歌?”

纤鸟开口唱了几句。

“快打住!”猎人掩耳叫道,“歌声就像锯子锯朽木,太难听!看来你是百无一用了,留着无益,还是放你走吧!”

“我偏不走!”纤鸟很生气,辩道,“谁说我百无一用?太伤我自尊了!我今天还非扳回这个理不可!实话告诉你,我又叫铁钉鸟,我的喙坚硬如铁,可以当钉子用。不信,你可以试试!”

猎人于是杀死了纤鸟,拔下它的喙,一试,果然可以当钉子用。

“它没骗我!”猎人很高兴,同时也暗暗为它惋惜,“这小东西本来已经重获自由了,仅仅为了争个面子而失去生命,值吗?”


弱者

 

蜘蛛在大树上结网,被一阵大风吹下尘埃。它爬到墙上结网,被人用大扫帚扫了下来。它无处安身,就躲进墙角的一个破洞里。

一只小蜻蜓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人捕捉它,鸡追啄它,它好不容易才逃脱,一头钻进蜘蛛藏身的洞里。

不料蜘蛛已在破洞里织了一张网,小蜻蜓一钻进去,就被俘虏了。

“你想干什么?”小蜻蜓惊恐地问。

“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你送上门来,这怪不得我······”

“你不能这样啊!”小蜻蜓哭道,“你的遭遇,我都看到了,你被撵来撵去,差点儿丢了命!我同你一样,都是弱者。弱者应该帮助弱者才对呀!”

“你说的没错,我这个弱者快饿死了,你就不能帮我一下吗?”蜘蛛说着,毫不犹豫地吃了小蜻蜓。

——对于强者保持足够的警惕,这没有错;但千万别忘了,有时候弱者也会给你致命的一击!


防盗门

 

猴子推销防盗门,它首先找到兔子。

“兔大嫂 ,装个防盗门吧,这样你就安全多了!”

“能防狐狸吗?能防狼吗?我可吃够它们的苦头了!”

“不但能放狐狸能防狼 连老虎也能防!”

“老虎?老虎装了吗?”

“你装你的,管它呢!”

“不 ,它是大王呀,它不装,我也不装!”

猴子又找到狐狸,狐狸听说虎大王没装,就不愿装了。

狼和豹子也都如此。

“看来谁也不必找了,直接找老虎吧。”猴子这样想,它就找到老虎,推销防盗门。

老虎听了猴子的介绍,大笑道:

“这山林里谁都需要装防盗门,唯独我不需要——谁敢来偷我呢?”


猫的新生活方式

 

老鼠偷了一块肉,它正要望洞里拖,来了一只猫。

“猫······大哥!不,猫叔叔!不,猫爷爷!”老鼠连连叩头,“饶了我吧,我是初犯!”

“不用慌!”猫说,“我已经改变了生活方式。猫吃老鼠吃了几千年,回过头来想想,还是和为贵嘛。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合作起来干点儿事呢!”

“你不吃老鼠,靠什么生活?”

猫瞄描那块肉,捋捋胡子,笑而不答。

“我明白了!”这是一只聪明的老鼠,它一下子就开了窍,“这块肉归你了,再见!”

“回来!”猫说。

老鼠吓了一跳,以为猫改变了主意,谁知猫说:

“这么大的一块肉,你也吃点儿嘛!”

老鼠吃了点儿肉,再次跟猫告别。

“这肉可不是白吃的!”猫说,“你把我的新生活方式告诉你的同伴们。”

“这下我全明白了,放心吧!”老鼠心花怒放地跑了。


 

毛驴的歌声

 

毛驴一边干活,一边扯开嗓门大声嘶鸣,那刺耳的声音把狗吵醒了。

“驴兄,你在干啥呢?”狗跑过来问。

“我在唱歌呀!”毛驴陶醉地说,“你听过比这更动听的歌吗?我一听到自己的歌声,干起活来就浑身是劲儿!”

“既然如此,那你就唱吧。”

“你说,我的歌好听吗?”

“你自己觉得好听,那就好听呗!”

“我想去参加晚会,给大伙儿唱一曲,好吗?”

“千万别去!”狗连忙制止道,“你的歌好是好,但只适合你自己听,别人是接受不了的!”


碰钉子

 

驴子和骡子各驮一筐玉米棒到南山去。驴子走左边的山路;骡子走右边的山路。

驴子走到半山腰,筐底漏了,玉米棒撒了满坡。驴子愣愣地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来了一群猴子。

“驴大哥,筐漏了?玉米棒撒了?遇到麻烦了?”猴子问。

“这不明摆着吗?傻瓜都能看出来,还问什么?”驴子没好气地说,“谁都有遇到麻烦的时候,你们用不着嘲笑我!”

猴子们不再吭声,转身走了。

与此同时,骡子也在半山腰遇到了同样的麻烦,也同样被这群猴子看到了。

“骡大哥,筐漏了?玉米棒撒了?遇到麻烦了?”猴子问。

“是呀,谢谢关心!”骡子说,“你们瞧,我遇到麻烦了!请帮帮忙,好吗?”

“我们愿意帮助你!”猴子们立即动手补好筐底,又把撒了满坡的玉米棒一一捡起来,装进筐里。骡子高高兴兴地重新上路了。

傍晚,驴子和骡子都到达了目的地。不同的是:驴子的玉米棒一根不剩;骡子的玉米棒一根不少。

当骡子得知真相后,勃然大怒!它气冲冲地找到猴子,质问道:

“我和骡子都遇到了同样麻烦,你们为什么帮他不帮我?”

猴子们回答:

“我们本来很想帮你,你却让我们碰了钉子!我们愿意做好事,可我们不想碰钉子!”


邻居

 

“我真倒霉呀!”猫头鹰对远道而来的翠鸟说,“我的邻居,没有一个好东西!”

“有这么严重吗?不会吧?”翠鸟不相信。

“的确如此!就说那只野猫吧,一到天黑,就在林子里窜来窜去,鬼知道它在干什么!”

“听说你也整夜不睡觉,在林子里窜来窜去呀!”

“我是在工作——捉老鼠。”

“野猫也是在捉老鼠嘛!”

“它不捉老鼠倒还可以原谅,它捉老鼠就更不对了!”

“为什么?”

“它侵犯了我的捉鼠专利!好了,不说野猫了,再说那只乌鸦吧。前不久它突然到南方逛了一趟,整整三天才回来。”

“听说是同你一道去的?”

“这不假。可是我是去旅游的,去长见识,聪明的鸟儿都会这么做。”

“那乌鸦呢?”

“它去游山玩水,白费时间!”

“唉——”翠鸟叹了口气,告辞回家了,临走时它对猫头鹰说,“依我看,倒霉的不是你,而是你的邻居!”


陶罐

 

有只陶罐,自打它出生以来,就一直为主人服务。它装过食物,也盛过酒水。后来,它破损了,罐口缺了一大块,罐底也开裂了。

“这只陶罐没用了!”主人失望地说,把它扔到一旁。

“我没用了?我成了废物了?”陶罐伤心极了。它多么希望自己能重新成为一只有用的陶罐啊!

陶罐躺在角落里,岁月的尘埃渐渐掩埋了它。

许多年后的某一天,人们从地下挖出了这只陶罐。

“快来看呀,这是一只珍贵的陶罐!它已经有三千年的历史了,真了不起!”有人惊呼。

“这么说,我还有用?我不是废物了?”

“你不是废物,你是宝贝呀!”

人们小心翼翼地把它装进铺有绸布的玻璃罩内,送到博物馆供人参观。记者也不失时机地采访了它。

“请你谈谈感想吧!”记者说。

“我是一只陶罐,陶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盛东西。躺在这儿无所事事,我不仍是一个废物吗?”

“真不可思议呀!”记者万分惊讶地说,“众人眼中的宝贝,竟然自称是废物!实话告诉你吧,能够盛东西的陶罐成千上万,谁也不会重视它们——”

“我懂了。”陶罐说,“被你们当作宝贝的,正是那些什么也不能干、什么也不用干的货色!谁如果还能干、还在干,那他就不是宝贝!”

“正是正是!”记者说,“谢天谢地,你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


鼠目

 

小麻雀在矮树丛中飞来飞去,树下的老鼠看见了,夸道:

“小麻雀,你真了不起呀,飞得那么高!”

小麻雀不好意思地说:

“千万别夸我。论飞翔,我在鸟类中是最差的。燕子、云雀、老鹰都比我飞得高!”

正在这时,空中飞过一只云雀。

“快看,云雀飞得多高呀!”小麻雀叫道。

“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老鼠问。

——原来老鼠是近视眼,它的目光最多只能看到矮树梢。

“唉,云雀已经飞走了,看不见了。”小麻雀惋惜地说,“下次再有云雀飞过,你可得好好看呀!”

“别骗我了!”老鼠生气地说,“哪里有什么云雀?我都胡子一大把了,什么世面没见过?我虽然不会飞,但我认识不少飞行界的朋友,苍蝇,蝴蝶,蜜蜂,蝙蝠,我都熟悉。你别想蒙我!以我的经验判断,没有谁飞得比树梢还高!”


只会摇尾巴的狗

一条狗失宠了,被主人赶出家门,流浪在街头。

猎人见了,对它说:

“跟我做猎狗吧,保证你每天都有鲜活的食物吃。”

“我很想做猎狗,可是,我跑不动呀!”流浪狗说。

猎人仔细一瞧,果然见这条狗体态臃肿、赘肉多多,而腿脚却细得像圆规,别说奔跑,战久了都会打颤。

猎人失望地走了,又来了一位看门人。

“陪我去看门吧!”看门人说,“我不敢保证你每天都有大鱼大肉吃,但吃饱饭是没问题的。总比你流浪强吧!”

“我很想去看门,但我不想熬夜。天一黑我就要睡觉,睡着了雷都打不醒!”流浪狗说,“再说,即使醒了,我也不会抓小偷呀!”

“真奇怪,”看门人说,“狗的本领你都不会,你还算是狗吗?”

“话可别说得太死!”流浪狗说,“狗的本领我还是会一样的,那就是摇尾巴!”

“光会摇尾巴有屁用!”

“可我原来的主人就喜欢这个呀!”

“我明白了,你原来的主人在职在位,是有权人。可是,他为什么不要你了?”

“我也不明白呀!”流浪狗说,“我的悲剧就在这里呀!为了讨主人欢心,我一门心思摇尾巴,能够一口气摇出一百零八种花样,而其他功能都退化了。但我绝对想不到,有一天主人会甩了我!”

 

 

 

 

 

 

 

 

 

 

 

 

 

 

 

 

 

 

 

 

 

 

 

 

乌鸦的遭遇

 

农民在田里劳作,他的小儿子在一旁玩耍。

小家伙玩得浑身燥热,便悄悄下池塘洗澡,不小心滑进了深水区,那情形非常危急!

乌鸦看见了,连忙飞到农民头顶上大喊大叫,把孩子落水的消息告诉他。农民听懂了乌鸦的话,下水救起了儿子。

“今天真是万幸!”农民说,“孩子,走,我带你到庙里烧香,感谢菩萨救了你!”

乌鸦听了这话很生气,心想,这事儿跟菩萨有什么关系呢?他应该感谢我才对呀!想必那菩萨也不会无功受禄吧。它决定跟随农民到庙里看个究竟。

农民进得庙来,给菩萨上了炷香,然后跪下磕头,连声感谢菩萨的救命之恩。

乌鸦见那菩萨高高在上,坦然享受香火,笑眯眯地一句谦让的话儿也不说,气得嘎嘎大叫,飞到那佬儿头上拉了泡屎。

农民见了,口中骂道:“你这不吉利的鸟儿,竟敢在菩萨头上拉屎!”他抄起一根木棍,兜头向乌鸦打去。

乌鸦跌跌撞撞逃出庙门,它一边向林中飞去,一边恨恨地想:无功者坦然受禄;有功者却惨遭毒打。以后谁还愿意去做好事呢?


什么颜色最美

 

春风一吹,满田的麦苗一片碧绿。

麻雀飞来了,摇摇头说:

“麦苗呀,绿色显得稚嫩,使人觉得你还不够成熟;再说了,也显得单调。你还是染成金黄色吧,现在金黄色最时髦了,大伙儿都说金黄色最美!”

“大自然既然赋予我绿色,总是有道理的。我觉得绿色挺好,不用染了。”麦苗说。

到了秋天,满田的麦子成熟了,变成了金黄色。这时,麻雀飞来了。它连连大叫道:

“可惜呀,可惜呀,太可惜啦!”

“小麻雀,可惜什么呀?”麦子问。

“告诉你,现在风尚又变啦!金黄色过时啦,老土啦!人们崇尚绿色,说绿色是生命的颜色,绿色最美!我正要把这好消息告诉你,谁知你——”

“原来是这么回事,”麦子笑道,“实话对你说,金黄色并不是我赶时髦刻意染成的,是到了成熟期自然变成的。我觉得,顺应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你说呢?”

“也许你说的有道理。”麻雀说,“到底什么颜色最美,我也弄糊涂了。唉,赶时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吃肉的狗

 

狗看家有功,主人赏了它一块骨头。

狗正有滋有味地啃骨头,来了一只狐狸。

狐狸叼来一块肉,对狗说:

“狗大哥,这块肉给你吃,交个朋友嘛!”

狗摇摇头,拒绝了它。

“还是收下吧!”狐狸说,“肉难道不必骨头好吃吗?”

“肉的确比骨头好吃,”狗说,“不过,你告诉我,这块肉是从哪儿来的?”

“不管从哪儿来的,它总是肉呀!这不会假吧?”

狗不再理睬狐狸,埋头啃起骨头。

“这狗东西真怪!放着现成的肉不吃,却有滋有味地去啃骨头。骨头的味儿就这么香吗?”

“你说对了,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无比香甜!”狗说,“我劝你还是赶紧叼起你的肉滚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