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贤荣寓言博客

 
 
 

日志

 
 

智者在歌唱——读老许寓言诗随想  

2013-10-27 14:47:32|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者在歌唱

——读老许寓言诗随想

薛贤荣

 

去年初,当收到老许寄来的煌煌十几部寓言诗集时,着实吃惊不小。这些书我断断续续读了一年,翻阅着,思考着,我仿佛听见一位智者在歌唱。

我对寓言这种文体情有独钟,阅读,创作,评论,研究,从未间断。我阅读别人的作品,首先是为了充实自己。在阅读中有些感触,有时也忍不住写些评析短文。日积月累,迄今已写下20余篇了。我给金江写的评论,最初发表于《枣庄师专学报》,后被收入樊发稼老师选编的《金江寓言评论集》(海燕出版社出版),又收入了《金江文集》(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我给邝金鼻写的寓言评论和童话评论,被收入《邝金鼻文学作品评论集》(新世纪出版社出版);我给吕德华写的评论初发于《天津日报》,后收入《吕德华寓言童话作品精选》(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我给钱欣葆写的评论初发于《中国儿童文学》,后被作为他的寓言集序言;我给高洪波写的诗歌评论(其中涉及到寓言诗),先后发表于《中国少儿出版》和《文艺报》……这些评论文字得到作者和编辑的认可,使我感到欣慰。

但对于寓言诗,无论是创作还是评论,我都感到畏惧。因为寓言诗不好写,也不好评。多年前,我曾想为刘征的寓言诗写篇评论,与刘征先生通了好几封信,他也给我寄来了作品,但一直没有完成,怕写不好。刘征寓言诗在中国首屈一指,我年轻时深受其影响,曾尝试着学写寓言诗,所花的精力可以用“呕心沥血”来形容,虽然发表过几首,但总的说来不成功。最后知难而退了。

我常思考:寓言诗难写,难在哪里呢?

窃以为,诗的核心是抒情,这个“情”要具有独特性,寓言的核心是叙事并最终揭示寓意,这个寓意要具有普遍性。二者有矛盾。这是难点之一。

不错,叙事诗也是叙事的,但优秀的叙事诗,叙事部分总是高度浓缩,并不追求完整的情节,而抒情部分则一唱三叹,反复吟哦。以《木兰诗》为例,“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多年的战争生活一带而过,而表明木兰从军决心的部分,则反复吟唱:“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凭常识我们就知道,这些东西可以从一个地方买到,不必跑遍全城。诗人为什么这样写?便于抒情而已。在诗里,强烈的主观感情可以使客观事物变形。

难点之二,诗强调主观,寓言则强调客观。诗中的景、物、事无不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而寓言要揭示客观真理,即使营造了一个假定的寓言世界,也要给读者以真实可信的感觉,也就是说,寓言里的故事是虚构的,但需要给读者以真实的印象。

至于寓言诗的形式,那是很容易做到的,如分行分节,讲究韵律,可读可诵,朗朗上口,等等。

总之,我认为寓言诗和散文体寓言根本的区别在于:前者在歌唱一个故事,后者在讲述一个故事。

真正优秀的寓言诗,总能抓住那些既有诗意又有寓意的题材来加以表现,作者既需要有激情又需要有哲思。单有激情,可以成为诗人,但不一定能写好寓言诗;单有哲思,可以成为寓言作家,但同样不一定能写好寓言诗。

寓言诗的文体规范如此严格,所以,古今中外成功者不多。克雷洛夫和拉封丹是成功的寓言诗人,但他们的作品中有相当大部分缺乏诗意。寓言诗在中国也有悠久的传统,寒山子、杜甫、白居易、刘禹锡等人都写过很好的寓言诗,但数量不大,他们也不以专门的寓言诗人的身份出现在文学史上。

中国当代在寓言诗创作上取得巨大成功者首推刘征,此外,刘饶民、杨啸、高洪波、蓝海文、张秋生、刘猛、刘斌、圣野、李继槐、储佩成、许润泉,等等,也写过很好的寓言诗。总的说来,不算发达,成功者寥若晨星。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老许的寓言诗以排山倒海之势出现在中国文坛上,不由得让人惊讶,也让人惊喜。评论家理应予以关注。

他的作品数量已达四千余首,结集出版有17本书,并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着,这在中外寓言史上可以说前无古人。外在形式上,从标题到内文,多为七言,整齐划一,排成方阵,继承了我国七言诗的形式规范,这在当代也独此一家,别无分店。

作家的地位并不在于作品数量,但数量说明了勤奋。一位醉心于寓言诗创作的老作家,当他把丰富的成果公诸于世时,人们对他表达由衷的敬意,这是理所当然的。老许像文坛上的苦行僧,默默挑战着精神劳动者的极限。

我并不赞同所有的寓言诗都如此整齐划一。这样做,可能会画地为牢,束缚思想。但老许自愿带着镣铐跳舞,以此作为一种艺术追求,也应获得尊重。

现在该谈谈老许寓言诗的特色了。还是先从寓言角色谈起吧。老许笔下,花鸟虫鱼,飞禽走兽,各色人物,甚至一些抽象的概念,都被写进寓言诗中。这些角色的“物性”特征,大多贴切而准确,可见作者有丰富的知识储备,读书多,涉猎广,善于观察自然,观察社会,正如作者自己所言,“为写这些寓言诗,我读书读大自然”,“选用题材有出处,不敢放肆想当然”。他的坎坷经历和丰富多彩的人生,也对他的创作有所裨益。

角色“物性”的准确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到“物性”能否准确表达寓意,即角色的外在特征与内在特征是否一致。纵观老许作品,基本是规范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老许寓言诗中最常见的角色就是“老许”。“老许”或以“智者”的面目出现,直接指出教训,或以普通人的面目出现,与其他角色对话。这种手法《庄子》等古籍里大量出现,可谓古已有之。老许继承并发扬了传统,值得肯定。

老许在寓言诗中对人性弱点和社会丑陋现象的讽刺是广泛而深刻的,称得上是根植于现实社会土壤中的带刺的花。如《不要管别人的事》讽刺一个缺乏爱心的人最终自己吞下苦果,《盲人提灯笼照路》写一个思想上有盲点的人看不到自己的失误,反而错怪他人,等等,都是善意讽刺的警世之作,传递出人世间的正能量。

我们在充分肯定老许寓言诗的成绩时,不能不指出他的不足之处。其中有一些是当前寓言诗创作中的共性问题,不限于老许。

不足之一:语言过于直白平淡。诗的语言需要加工锤炼,现成的句式、现成的常用语、未经加工的口语大量入诗,就破坏了诗意。老许多次说过他不追求辞藻的华丽,其实这是两回事。诗的语言不一定要辞藻华丽,但一定要新鲜、凝炼、具有表现力。

不足之二:内在的节奏感不强。老许寓言诗过于追求外在的整齐划一,有时候,忽略了内在的节奏感。所以,有些诗句读起来就感到拗口。

不足之三:缺少“诗眼”。好诗应有“诗眼”,即最精彩的几句诗,能让读者过目不忘。古人所谓“两句三年得”,这“两句”应该就是“诗眼”。

以上三点,只是我的一家之见,不一定正确,老许的作品那么多,我也只是针对他的部分作品而言的。即使是寓言诗巨匠克雷洛夫、拉封丹,类似不足之处,也是存在的。

发表于《中国儿童文学》2013年春季号,发表时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